丝瓜app无限播放

白松拨通了电话,又询问了一番,挂掉电话之后,脸色变得很精彩:“你们猜怎么着?这个保安,就在护士父亲的那个学校门口当保安。”

“这么巧吗?”大家也都觉得很振奋:“那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找到这个保安。”

“嗯,这几天交通非常不便利,应该好找。他妻子提供了他昨天出门的时间,让王亮去找。”白松说完,先给王亮打了个电话。

昨天发生的案子之间,居然都有联系!虽然这所学校也很大,但是这种概率着实是不高,值得重点关注。

“…情况就是这样,所以,现在这个保安也得查一下。”白松简单地讲了一下案件的情况。

听完白松的话,王亮气炸了。

“你是真他么闲还是消遣我啊,一大上午就把我自己派出来了,线索让我查一个失足…摔下去的妇女,这又让我查个保安,我堂堂电脑一哥就干这个活啊。”王亮喷道。

“这案子要是破了,立功受奖的功劳你最大。”白松道。

“什么?”王亮愣了愣:“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。”

“我说立功…”

“上一句。”

“这个保安也得查一下。”

黑长直的素颜美女女人味十足私房

“多大点事,交给我,信息、照片。”王亮道。

案子到这一步,如果找到了这个保安,可能很多事情就能串起来。

“他们当地没有把这几个案子多重视,我们不能不重视。”白松道:“这案子已经足矣让咱们五大队好好干一场了!”

白松刚刚说完,电话响了,是庄支队的。

“你们要是忙得差不多了,就回来吧。”庄支队道:“那边也不用一直待着。有什么大事咱们再过去。”

“庄支队…”白松道:“您这话很泄气的啊,我刚刚准备鼓舞士气大干一场呢。”

“哦?”庄支队来了兴趣:“尸检报告我看了一下,也没什么问题,怎么?你们有什么新发现?”

“要是没啥事,让我在这里再待一天行吗?”白松没有回答,反问道。

他现在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,自然是不能保证什么。

“那行,没问题,等你好消息。”庄支队挂了电话,砸巴了一下味,感觉这个事得跟魏局报一下。

在他眼里,白松从来不是无的放矢的人,既然有了问题,那就得把问题解决掉。而解决掉问题往往就会有成果。这种事不跟魏局先说一下,以后容易被diss。

而魏局听说了这个情况之后,淡定地点了点头,“这个事就让他们几个在那边慢慢查吧,也不用跟天东分局交代什么。他们要是有什么查证的困难,支队也可以提供一定的支援。

天东分局昨天这两个案子,领导也关注了一下,毕竟不是小事,稳妥一点也不是坏事。当然,一支队和天东分局的报告我也看了,从报告来说,领导也是认可的,所以我也不认为白松他们就一定有什么突破。但是作为领导,还是要多鼓励,尤其是这些孩子们,他们都太小,多鼓励一下不是坏事…嗯…下午我去天东分局一趟,回头下午市局开会,你替我去吧。”

庄支队听懵了,什么鬼!鼓励一下你就要亲自去!好家伙,你去的话,人家分局王局长还得为你单独再去一趟,可能一把手都得接待一下。

大家集思广益了一下,白松把人派出去开始查。

要查保安、护士父母、护士、家政妇一家三口、护士曾经的对象及其一家、保安的妻子以及另外两起命案(触电案和房屋倒塌案)的情况。

这需要去不少单位。这样的细查,在意外和自杀案子中是不必要的,但白松想查自然也可以,尤其是支队帮他联系了不少单位和机关,绿灯开,线索还是很快地归拢过来。

大约是中午时分,白松收到了两条重要线索。

第一条,家政妇的儿子,和保安、护士父亲是一个学校的。

第二条,保安的动向找到了,如果没有错的话,保安现在应该是在他的一个哥们那里。

得知保安没有死,白松是真的松了口气,他这一上午,都一直盯着协查通报,怕天河下游的公安机关捡到了保安溺亡的尸体。

接到这个情报之后,白松带着人,立刻去了保安的朋友那里,把保安给带了出来。

保安看到白松等人,有些发颤。

“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白松看着保安有些心神不宁,好奇地问道。

“我…和媳妇打架…”保安颤颤梭梭地回答着。

“行吧,跟我走一趟。”白松露出变幻莫测的笑容:“有些事,你必须得负责。”

“我…”保安被白松这句话吓到了。

“挺壮实的一个汉子,这是咋啦?怕什么?”白松道:“你杀人啦?把你吓成这样?”

“没有没有,不是我干的!”保安慌忙摆手。

白松自然知道保安没杀人,要是他杀人了,就不会跑到哥们这里躲了,估计这会儿都离开天华市,有多远跑多远了。

“回去,跟我慢慢说。”白松道:“你组织一下语言,要是糊弄我,呵呵…”

“不敢…”保安一直嘟囔着“不敢”、“不敢”二字,走路都有些畏葸不前,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事情。

下午两点多,王华东、柳书元前往护士的家中,进行了一次细致地勘验,去制作了勘验记录,提取了检材。

下午三点,二人再次前往护士死亡的案发现场,对现场进行了再一次的细致排查,排查了之前完没有考虑的地方。

下午两点,护士的前男友的情况以及被大家掌握,同时一部分聊天记录已经被获悉。

下午三点半,收到了白松的一些线索的魏局,亲自来到了天东分局刑侦支队,对案件进行了整体的分析和讲述,与此同时,白松带人对犯罪嫌疑人实施了抓捕,经对质,案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。

这是一个悲剧的故事。故事的开始,与情有关。

到这里,是不是大家已经知道这个故事的情况了?这几天的评论不少人都猜中了一些。短案子就是这样,材料都摆在桌面上,一目了然。

明天把这个故事讲清楚,明天加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