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下载app官方网站下载

“吁~~到地方下来吧。”一辆从咸阳县到长安的马拉雪橇停下。

赶车的人先跳下车,催促车上的四个乘客下车,他好卸雪橇,使马轻松一些。

马是从李家庄子租赁而来,承租人很爱惜,赶路的时候始终让马匀速跑,从不催促。

原来河边赠送免费汤的地方距离拉开,五个棚子合成一个棚子。

还是有免费的汤,也供人和马休息。

咸阳县距离长安五十里,马带着五个人跑了一个多时辰,中间在一个棚子中休息过一刻钟。

四个人下雪橇,一人掏出来四钱的兑换券给车夫。

这是他们的车钱,夏天租船便宜,从咸阳到长安可以坐六到八个人,四钱到五钱的费用。

冬天过来,一趟雪橇一个人四钱。

不想花这笔钱,就在雪地上走五十多里的路。

“看上东西了赶紧买,晚上天黑前要赶回去。”四个人中年岁较大的人对其他人说。

“知道了十一叔,长安城中的东西便宜,去了路费,咱们买的东西也比在咸阳花钱少。”

夏日清凉美女清纯写真

有人说出来此行的目的,购物。

今天过小年,采买一次,回家后就不出来了。

长安城中的东西便宜,是同样的商品与咸阳比。

长安城里还有咸阳没有的商品,价钱贵上天。

长安成的蔬菜价钱比京兆府二十个县贵,县里的人不买。

赶车的人目送四个人离去,摘下马屁股后面的粪兜,卸下雪橇,牵马去吃饭。

附近有停马的地方,马匹过去有人提供粮草,赶车的人草料按照包装购买,一小捆。

精料按照斤数购买,给马添加进去。

旁边有铡刀,愿意给自己的马切草料,便自己动手。

水是免费的,水由朝廷提供,与路上的补给点一样。

“吃吧吃吧,吃完了回去,他们带了货,多收钱,今天再跑一个半来回,就歇着,晚上给你加料。”

赶车的人对自己的马说,有着一点皴的脸上满是笑容。

从咸阳过来,四个人十六钱,回去因为有货,看货多少商量价钱。

太多了话必须下去人,不能累到马。

租金现在一天是十钱,吃的料要看承租人给什么。

喂精料就多花钱,一天需要十几钱,喂寻常的干草料则便宜。

有个问题,不喂精料马就没力气,因为营养不良死了,以后甭指望从庄子上租到东西。

周围的邻居更会对其指指点点,说他坑害灞水李家庄子的牲畜。

车夫盘算着回去一趟,就把租金和草料钱赚回来,再跑一个来回,属于自己的收入。

一天赚到手的将近四十钱,一冬天下来,并不少。

旁边来了一辆牛拉的雪爬犁,上面载了九个人。

牛停住,大家纷纷下来,把带着的货物背上,要去西市卖。

赶车的人拿出扫帚给牛蹄子和腿清理雪,牛能拉车,但是速度慢。

牛车显然是更早的时候就出来了,然后多休息一会儿,等下午再回去,一天跑一趟,赚的钱差不多。

……

“东主,今天又买了三头牛和两匹马,年岁大了,养的人不能用它们干很多活,喂料喂不起,问庄子,庄子不买他们会报备一下杀掉。”

宋德找到了看大绯胸鹦鹉的李易,汇报情况。

“按照肉钱买的?”李易用长镊子夹起个松子送到笼子中。

“你好,我家东主。”鹦鹉把学到的两个词连起来说。

有时候说的是‘你好,欢迎,天太冷了,我家东主。’

“是,照着肉钱算。”宋德应声。

“养几天,然后套车。”李易没想杀了吃肉。

他知道宋德买的不是那种一点活儿都干不了的牲畜,是一家养一头牛,老了,指望它像以前一样干活干不了。

有办法,把两头牛放在一起拉车,甚至是三头牛、四头牛。

它们一起干活就能干动了,理论上这样的牛和马,两匹比正常的牛马一匹做功多。

现在的状态干活,能够赚到点钱,除了自己吃,还有剩余。

那便一直养着,直到有一天四头牛都干不动一头正常牛的活的时候,就用它们额外赚来的钱喂它们。

到那个时候,离自然老死也不远了,活不了几年,不然它们一直能够干活,效率高低的问题。

等老死了,检查一下,再吃肉和剥皮。

即,用牛马自己的劳动为它们的晚年换一个自然死亡的机会。

死了后还是要吃的,只要没有什么病,牛马再重要,也没人重要。

“东主仁义。”宋德一直以为李易仁义、善良。

李易不再解释,别人不信。

他是要尽量利用劳动力,牲畜多几头一起干活,就像修不好用的发动机一样。

能干就干,产生的价值不能直接以当时的金钱价值来计算。

牛若是能够再活五年,干活的时间是四年,最后一年等着慢慢死去。

要考虑货币贬值问题,人家那四年的第一年干的活赚的钱,比最后一年购买力大,庄子就赚了。

还有一个涉及到工作岗位问题,一千亩地,用老的牛马来耕,喂的饲料和干出来的活基本等同,不代表没有利润。

不用牛马来耕,换成人,消耗更大,连人也招不上来,一千亩地荒废了。

价值的体现在于资源最大程度利用,老的牲畜补充的是位置。

“东主仁义。”被李易慢慢喂的大绯红鹦鹉突然模仿了一句宋德说出来的话。

“行,你聪明,多给你两个。”李易愣了一下,继续夹松子递进去。

“东主仁义!”鹦鹉又喊一嗓子。

“这是资本的力量,哪怕是收废品的,规模达到一定程度,同样能发家。

等牛马死了,肉的加工和皮革、筋的加工,以庄子的规模,能够赚到钱。

对,骨头拿来煮免费的汤,给牲畜一个自然死亡的机会,人得到的并不少。”

李易对鹦鹉讲解,闲的,吧嗒吧嗒嘴儿,谗了,想吃酱牛肉,最近两天怎么没有死掉的牛呢?

……

中午,天上人间。

宋璟邀请一群人吃饭,他有要事相商。

大唐第一巡查团的人都来了,估计是他觉得朝堂上现在的力量不够,必须找更多的人。

“诸位看到了冬季雪地中雪橇的运载能力,比起去年,简直不敢想,今年的水网起作用,由因为下大雪,陆地上行驶亦容易。”

宋璟指外面的人群,城里没有雪橇,街道上的人却多。

大家看着他,等待。

“朝廷今年赚了税钱,李家庄子养的牲畜太多,可否由朝廷收来?”宋璟说到正题。